首页 政协概况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重要会议 调研报告 区情通报 学习之窗 政协文化 委员风采

遇见岁月的细节
日期:2022-04-22 17:51:09 字号:[ ]

遇见岁月的细节

对于历史积淀深厚的地方而言,时间轻飘得似乎就是一阵瞬息而过的风儿,能留下的只是那些值得回味与咀嚼的细节。遇见上泗安,也便遇见了这些细节,在她古老的传说里,在徽派建筑的白墙黛瓦里,在古老农耕文明的器物里,在古码头板道的车辙里,在入口绵柔的美味酥糖里……这就是这座有着“省级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省级历史文化村落”等诸多荣誉的千年古村的沧桑与显贵所在,也是她蕴藏的财富密码。

 

美丽的治水传说

自汉而来的千年泗安塘,陪伴着这座古村落一路走来,历炼出一座古村独有的朴实厚重、灵动秀润。泗安塘开凿的确切时间,已很难在故纸堆里翻检出来。但所幸,人们的口口相传,让我们至今得以知晓关于它开凿的那个美丽传说。

泗安的历史繁华和今日辉煌纵然是为大众熟知,但并不是自古便是如此,曾经这里也是杂芜蛮荒之地,有句谚语最能说明这里的贫瘠与落后:“泗安广德州,十年九不收”。地处丘陵地带的泗安在洪荒时代备受山洪肆虐的困扰,每当汛期,这里总会是汪洋一片,赤地千里。于是,治水便成为千秋之业。也许是西天目的山洪实在野性难驯,也许是战争的频仍让这里难以得到真正的休养生息,在东汉之前,这里的治水从来都是劳而无功,饱受洪水侵扰的人们只能是望水兴叹或者是流离失所。

直到张渤的到来,直到泗安塘的开凿,山洪才被驯服,也便造就了上泗安的风调雨顺和千年繁盛。张渤是武陵人,对治水很有一番研究,在勘探了广德、泗安一代的地形之后,他很快明白,只有开凿一条泄洪的水道,泽国才能变成沃土。于是,他日以继夜地投入到开凿河道的工程中去。奈何这里荒山遍野,乱石丛生,张渤虽然竭尽全力,但进展并不顺利。眼看又一场汛期即将到来,张渤心急如焚,对天祷告,祈求上苍赐予他神力,以救黎民于水火。张渤的不懈努力与无私胸怀最终感动了大禹神,神灵附体,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头勇猛的野猪,于是,爪刨蹄刮,嘴拱牙咬,摧毁了一处处坚硬的岩石。一路上,张渤大汗淋漓,血迹涟涟,艰难地把泗安河道一寸一寸往前推进……终于,张渤倒在了河道的工地上,那时,泗安塘已经开凿到了广德横山,在他的身后,一条宽阔的河道已经如一条长龙蜿蜒伸展开来。

所有为了苍生的福泽而付出努力的人,人们是不会忘记的。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治水英雄,造庙祭祀。因为张渤曾经化身野猪,人们一改以猪头供奉的习俗,只供山珍果品和羊头,以表达对他千秋之业的敬意。再后来,经过历朝皇帝的加封,张渤被尊为祠山大帝,成为护佑一方风雨的神灵。

如今,当你静静地走在泗安塘边,看着碧水淙淙,两岸炊烟袅袅的一派祥和,是否会记起张渤,记起像他一样曾经为了这片土地的繁荣与富足付出艰辛努力的人们?此时,心里,想必会凭添几许感动与温情吧!

 

曾经的商业繁华

推不完的广德,填不满的泗安”是对上泗安曾经的商业繁华最好的注解。青石板上千年的车辙印记沿着街道曲折前行,串起了上泗安风生水起的货运历史,也沉淀了它兴盛千年的风韵。自然,这得益于泗安塘四通八达的水网。

泗安塘是长兴境内最大的人工河道,它的源头在浙皖交界的青岘岭上,经朱湾岭、入二界岭,汇入泗安水库。从泗安水库开始,被叫成了泗安塘。它沿上泗安在塘口与西苕溪相接,经此进入湖州,随后向杭州、上海、嘉兴等地四处前行。这是长兴最重要的一条货运客运通道。广德、宁国的粮食、山货正是籍此源源不断地进入湖、嘉、苏、杭等地。

上泗安因为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便成了理所当然的货运中转码头。从盛唐以降,直到民国年间,一直是商贾云集,店铺林立,泗安酥糖店、方生泰杂货铺、长春堂药膳馆等店铺纷纷开张营业,其余如裁缝铺、皮匠铺、铁匠铺、酱油坊等等也是应有尽有,最多时,据说有107家之多。阔绰起来的人们总是愿意用修路造桥这样最惠泽大众的方式表达对于财富的感恩,上泗安也不例外。三条用花岗岩石板铺筑的古板道,从下泗安、中泗安、上泗安,一路铺到了仙山显圣寺,足足有十里之遥。因为泗安塘水岸遍载荷花,便有了“十里荷花古板道”的称誉。于是,在这条古板道上,不仅只有那些羊角车的深深碾痕,还有香客们三跪九叩到仙山的虔诚印记。至今想来,都是上泗安人们挥之不去的繁华记忆。

古建筑是一种文化符号,它不仅承载着沧桑与历史的记忆,透露出的是富含地域文化的神秘气息,并给人以情感上的回归与心灵的慰藉。那些老房子,裹着时光的记忆,是对历史最好的述说。元末明初以后,一代代的徽州商人垂青于这方土地,并不遗余力地在此大兴土木、起屋营房。于是,一座座典雅庄重的徽派建筑在这里拔地而起,直至鳞次栉比。但遗憾的是,上泗安备受商贾青睐的同时也成为了战争双方争夺的筹码。元末农民大起义、太平天国战争、江浙军阀大战、抗日战争……上泗安都被无奈地裹挟进了腥风血雨之中。硝烟炮火之下,曾经的繁华一夕梦碎,高大的马头墙也不可避免地坍塌成了一片废墟。

方家老宅是上泗安幸存的老房子之一,这个现在标注门牌为“上泗安261号”的老屋避过了弹雨枪林之后,已经驻守100余年。它共有三进,前面四间,每间3.3米,总面宽大概13米左右。正面上下层之间的横木一根整整7米长,另一根近5米,宽35厘米,上面雕刻了简单朴素的花纹。正中间是天井,天井内部四周各有木窗,上面有简单的花纹。除了天井的位置,楼上和楼下有同等的面积。屋内的木头为了防潮,原先涂桐油,是木头的原色,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已变成黑色。踩着摇摇欲坠咯吱作响的木头楼梯拾级而上,迎面扑来一股老房子的味道。楼上的房间用竹条隔开,上面还残留着报纸糊过的痕迹。方家老宅显然不够气势恢宏,甚至算不上有什么文保价值,但它应该是上泗安曾经繁华的一种纪念吧!站在它的面前,你应该可以在眼前浮现当年这里人头攒动、车马喧嚣的繁华景象,恍惚间,车轮的吱嘎声、商家的叫卖声,亲切的乡间俚语、混搭的南腔北调在耳畔回响生动起来。

 

温暖的俗世乡愁

在上泗安,随处可以遇见炊烟般的俗世温暖,必定会让你留连不已。在这样的一座古村徜徉,一时间,必然是心静如水、人淡如菊,便会少了许多激荡的心思。

古桥就像是见证了历史时光的老人,看着云卷云舒、沧海桑田,是所有试图解读一座古村千年密码的人们绕不过去的坐标。在上泗安,寿星桥、太平高桥、广安桥就是这样的岁月停靠的驿站。寿星桥又名一字桥,始建于明朝,是上泗安通往安徽广德和江苏宜兴的要道。太平高桥是清末民初当地大户金家福泽桑梓的一个见证。广安桥又名塌水桥,始建于明洪武年间,至今已有600余年。长兴民间有谚语“高不过天平桥,低不过塌水桥”,顾名思义,它桥身陋隘,常为洪水淹没。但身材的矮小并不能掩饰他的风姿独特。站立在广安桥上,全村的美妙尽收眼底:连绵的稻田,葳蕤的草木,桥下碧水糅合着平静和静谧,桥头笑语欢声满含着生活的幸福与温馨,桥北古道蔓延,周沿绿意盎然……

在广安桥边,古码头陈列馆是你无法拒绝的吸引所在。这座徽派四合院风格的建筑,占地300平方米,陈列着羊角车、罩篮、山袜、簸箕、耘刀、菱捅、米屯、纺线车等等几十件传统农耕文明的实物。推开厚重古朴的老式大门,你会有一种穿梭在漫长时光隧道里的感觉,一些被记忆剪碎的旧事,在一种古旧气息包裹的氛围里,让情绪陷入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而不能自拔。此刻的感觉,若用“温存”二字来形容,是恰到好处的。

在上泗安的街头,买一包纯正的手工泗安酥糖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上泗安酥糖同样也是身世不同一般。据史料记载,上泗安酥糖早在明、清即享有盛名,热销于京、沪、苏、渝;1962年送北京品评,深受好评;2014年被评为浙江省十八道年味之一。上泗安酥糖分荤素两味,以素为主,尤以玫瑰酥糖为上乘之珍。它以地产白芝麻为主要原料,配上蔗糖,精白面粉为体,糯米饴糖为骨,佐以荤素油料,酥薄如纸,层层禁锢,块朵不粘不散,酥心用糖皮、金桔肉等香料配置,以玫瑰点缀其表,丽若雪中红梅。在午后点心时候,抿一口酥糖,呷一口清茶,如果足够幸运,还可以观看一场简洁明快、朴实生动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泗安旱船,或者是观赏那条在清代就已经流行的上泗安青龙表演,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呀!

在上泗安,在这样一个偏居一隅的古村落里,恰到好处地安放着几条古道、几座古码头、几座老桥,还有动人的传说和美味的食物。慢慢走,慢慢咀嚼,想像着从前这样的荷花板道上,走着丁香一样清雅的姑娘,伴着穿白竹布长衫的教书先生,秋雨霏霏下,油纸伞暗香浮动……所谓岁月静好,无非也是这样吧。

不能再说了,俗世乡愁已然在心头掠起。